快捷搜索:  不来  as

凌晨四点的某种兽类


 
         在凌晨的四点阅读,写字,喝水。听DISCMAN里脆弱的声音游丝般地发抖颤过屋子的每个角落,以一种诱惑的声调,低呼你的名字。

         除了寂静,便只黑暗。

         昨日的橘子皮还呆滞地躺在桌上,开始努力地卷起,发皱。 恍如韶华渐逝的脸,等待了千年,无可自拔地苍老。

         然后胃疼,感受饥饿的侵蚀。因为失眠,疼痛体验。

         是浓得化不开的黑,视线短路。影子隐约的轮廓,手指轻 触时消失。你在躲避什么?

         拥被一角,开始想念,想念已经磨灭并且模糊的影子。想念过去的和将有的明亮的甜美的日子,在暗中,在一呼一吸间。
 
         把皮肤贴近沙发,感受透过来的冰凉,夜里的它发出寂寞的惨叫,我蜷缩成婴儿的最初,用微弱体温抵触。

         黑夜中,看见自己眼睛发出的亮光,一闪一闪。人原是某种的兽类,在夜里。

         水沿着身体逶迤而尽,温度下降。

         听见隔壁敲了四下的钟声,然后微笑。

         透过窗帘的缝隙,闪进第一缕晨光。而某种的兽类,开始 硬着头皮拖沓身子入眠。

         凌晨的四点,是谁在暗里咯咯狞笑?


         他的一滴泪,比我幸福的汪洋还有份量。——水柔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