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来  as

跌落


 
  初夏. 

  同学们看书,夏非看花. 

  同学们努力挤进重点,夏非知道在这所中学里再逊也能念个本科。 

  班里的座位分布没有什么规律,非因为视力好坐在最后。上课的 日子,她就呆看窗外的木棉。其实她根本就不喜欢木棉,只是恰好她 在六楼,恰好这种树长很高才开花,于是花便跃然跳进她的视线. 

  "夏非,课后来一下!!" 语文老师把67分的卷子扔在她面前瞪了她 一眼。"这该死的语文."  夏菲选的是理科, 语文是她唯一的调节。只 是她从不背任何作者年份中心思想, 作文又是她最恨的议论文. 老师 上课开口就是高考,得,所有爱书而对语文产生的好感都被三年高中 磨灭了. 
  
  夏非 "目送" 老师走回讲台,又扭头看窗外的木棉。那一树的花, 开得灿烂。夏非侧头望望,左边一朵的后面又新开了一朵小的木棉。 

  花比课本美丽. 

  第二节课是数学,一个测验。夏非迅速把卷子做完,又去看花。她在心里统计了一下, 这次测验,应该能上五十多分吧. 自高二以来, 夏非已经忘记了及格的滋味, 能上五十分就意味着放在别的中学就有 及格了,她如此定义着.花上来了一只小鸟,夏非突然觉得自己比木棉可怜,永远孤独地顿在一边, 甚至在绽放的花季也没有吸引可爱的小鸟。她把眼睛瞄准了数学科代表, 就找他做男友, 成绩定会提高。两人迅速地一起开始学习, 因为夏非不丑。 

  盛夏。 

  离高考还有三天。学校放假让自己复习.  夏非还是每天跑回来,  捧着书本看花。不看看木棉,她的心不安. 最顶端的那朵已经枯萎, 在热得没有一丝风的空气里摇摇欲坠. 才七月, 一树的木棉都已无精 打采, 露出疲倦的容颜。夏非很想哭,她把手伸出窗外,可是够不着它们. "它们一定熬不过高考的." 夏非心想。她瞥了一眼男友,他几乎整个脸贴着书本,头上渗出点点汗水。如果明天就毁灭,那多好。 

  高考。 

  夏非早早就回到了学校,同学们都有家长陪伴,她习惯了一个人。她要临考前再看一眼木棉。果然,那一树的花掉了一地。没人有空闲去拾起它们。花瓣被踩得支离, 地上班驳的是挤压出来的汁液. 夏非 无来由一阵惊恐. 

  考试铃响, 夏非茫然地走进教室. 一纸试题密密麻麻。眼皮直往下瞌. "昨晚不应该那么晚睡的."  这是夏非最后的想法。 

  第一科考的是语文,交卷时, 夏非的作文才刚起了个头。她又惯性地望了一眼窗外,只有树干。 

  这个夏季,她和木棉一起跌落. 

        他的一滴泪,比我幸福的汪洋还有份量。——水柔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