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来  as
那一年的夏天

那一年的夏天

Tom可能今年回来。朋友今早在电话里告诉我时,我有点惊讶的。 第一次见他是在那间格调出色而非常冷清的UKing吧里,懒懒地坐在外面的太阳伞下,看见将近一米九的Tom骑着最普通的男...

<b>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b>

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

你说等吧,我只是侧着头,幽幽地看着你, 我知道,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 把思念拉成长长的线,系着你的心在天边。 从年少的轻狂等成了温柔的期盼, 让岁月轻轻地刻画着眉梢...

一个人跳舞

一个人跳舞

当美丽的凉鞋的带子绕在脚上,夏天便来了。 当那份牵挂的疼痛越来越强烈,爱情便走了。 在依依中痛哭着昨日,为那曾天真曾率性的自己。 在空空荡荡无所依附中,我独自跳起了昨日...

俩俩相忘

俩俩相忘

我还在为素和伟的曾经而迷惑时,素的身边出现了她最爱的男孩。我不知该如何称呼他,他是一个如此出名的电台DJ,以至我说出他名字中的任一个字都会有人猜得到。他就每天混在素...

葬心

葬心

第一次见伟是在佛山的火车站,这么多年,我已忘记了车站的样子,但是却记住了伟,那时以为他就是世上最好看的男孩子。和他坐在一起时是那么的局促不安,羞得手也不知道该放在...

那时我还年少

那时我还年少

我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懂我的人。在他的爱之下,我玩着,笑着。我胡闹,我乱发着脾气。我肆意地用我们短短的日子去支配他爱了我八年的感情。我享受着他的呵护,他的宠爱。却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