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来  as
五厘米

五厘米

才短短的一个多月,广州,已经来了两次狂暴的台风。 报纸上登了一则新闻,一棵大树倒下,把一辆面包车一分为二,幸而司机正在座驾上休息,仅仅五厘米的距离,他逃离了死亡的狰...

<b>你想怎么样?</b>

你想怎么样?

精灵是不穿鞋子的,赤着小脚,不然怎好叫轻盈?跑到街上, 女子脚上一片的巨轮鞋子,弄不好比砖头还重,个个都有近一米七的个头,都不做精灵了,高挑和轻盈,你要那一样? 细...

跌落

跌落

初夏. 同学们看书,夏非看花. 同学们努力挤进重点,夏非知道在这所中学里再逊也能念个本科。 班里的座位分布没有什么规律,非因为视力好坐在最后。上课的 日子,她就呆看窗外...

何处穿行

何处穿行

在夜色中穿行,我们同样有着一张疲惫而无生气的脸。 车才停下,车厢内还被打扫得烟尘滚滚,我们却已经安然坐下,接受这个城市,也同样接受它的灰尘。 把窗开了一条缝,感受着...

零点四十八分

零点四十八分

过分地放纵自己了。坐在美丽的椅子里,安然吃着精致的食物。想想,痛苦的不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而是深刻知道了要什么而无可奈何,那种绝望。 其实要什么呢?想好好睡一觉,象...

帝国时代之纯情篇

帝国时代之纯情篇

我是一个农夫,作为meet帝国最低等的人,我们是没有名字的,由于我是第9个出生的,所以我就被叫做9号。我的任务就是每天和7号8号一起去森林里伐木,然后送回首都。 我永远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