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来  as

只有我自己



 (一)
       好吧,我说。都夜深了,你怎么还在?默默看着熟悉的名字,用我过客的身份。

       我本来就是过客,怎么无意又无意地来了这里,写了 一通的字,认识了一通叫做朋友的人?这是真的还是幻想。为什么你们都不做声?只安静地躺着,任由我一页页地翻阅?你却是说话呀,让我知道你的存在。为什么要用无声的文字来表达你的心情?为什么用力敲打的键盘还是沉寂?为什么活生生的你们都是沉默的字?

        来吧,让我们一起来把酒临风,用淳淳地酒来灌溉荒凉的心,用欲滴的水滋润枯萎的情。只是,请你不要沉默,难道你不知道凌晨的沉默会让人如此的伤?

                                (二)      

       你却忽然笑了。你说夜晚本来就是睡眠的,你醒着,是你活该。我默然,我为什么是醒着,而你为何是睡着?我们都处于安静,但不包括不受控的心。

       你睡了,笑意盈盈。我醒了,泪眼婆娑。黑夜会传递什么?我努力溶入溶入,一无所得。把音量调大吧,那就。你说会影响别人。有别人么?只有我自己。凌晨是否等同睡眠,如果成立,那我怎么会被沉睡抛弃?睡不着就等待,等待艳艳的天,等待飞舞的蝶,再然后,在等待中苍老。
                                     (三)

        苍老了会如何?我擦了擦昏花的眼。偌大的屋子里有否陪伴的你?是托着老花镜给儿孙讲故事?是无言默想一生的往事?是嚼不动年轻的倨傲?还是浅尝酿下的往事的酒?

        你若在我的身边,该不会说我傻瓜吧,都老了,从小妻子成了老妻。害羞的牵手变了步满皱纹的两手相牵,那么就不要放手吧,至少在今生。让我在苍老时还能感受初恋的余温,抚过你的脸,对自己说,它陪了我一生,满足了,够了,就走吧。

        再问,苍老了,还会无眠么?你望着我,笑了。

        我曾经是水,如今却滴滴都化成了泪。——水柔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