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来  as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
 

 
       依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每个清晨,都会见到她送儿子上学的身影,渐行渐远,模糊,消失。

       我喜欢夏日里的依,开叉的长裙,修长的小腿若隐若现,把女人的美渲释得淋漓尽致。到了这年龄的女子,还能有迷人的外表,淡淡的气质,匀称身材的几近绝迹了,依偏偏是其中的一个。
     
       围绕依的话题很多,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作为一个曾经离异而又美丽依然的女子,依有着无可避免的悲哀,而她只是把自己的故事彻底地收藏。仅仅在她苍白着脸容,拖着疲惫的身子去看病时,那无助的眼神,象一部褪了色的黑白电影,把她过去的惨痛和委屈斑斑驳驳地呈现在你的脸前。女人多是感性的动物,依也不例外,但是她多年的理性学习,注定了她想要完美偏却残缺的生活。

       有时依会拉着我,问我的鞋子衣服是打哪买的,现在的女孩子是否都流行这些,随后她又补充:“算了,还是别说了,都是小女孩的东西,我不适合的。”每逢此时,我的鼻子总是酸酸的,一个柔弱的女人,是要男子的宠爱的,而陪伴她的,只有那个才上小学的儿子。面对依时,我总是惶惑,我该如何对她?是孩子气么?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是成熟?我还没有那份的沧桑。偶尔,依在用她纤细的手削雪梨会说起过去的一些细节,我静静地听着,看着梨的皮剥落,露出晶莹苍白的肉,象极依的手。这种手该是不沾阳春水的,美丽的依却没有这个福气,所有的家务都是她一个人担当。

       不时会有依的过去传入耳中,她曾经的丈夫在她临生孩子前带着另一个女人走了,把生产的苦难和疼痛全留与她一人承受......

       依的骨子里是一个坚强的女性,她和儿子的生活被她布置得有声有色,我无法不对她欣赏,但更多的时候,我感到的是伤悲。

       来不再有疑问,我这不变的魂,爱上你本是无意,无意却认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