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来  as

放飞的快乐


 
       跑去了看菲的演唱会,后就和父母姐姐在那里吃了顿饭,并没有想过要回来广州。
           
       吃饭的时候,一个服务员拿了大把的氢气球进来,是最古老最简朴的那种气球,只因加入了氢气,无端地就摩登了起来。他就这么悠悠地在我面前走过,我呆呆地看着他,看着他手里的气球。

       吃饭的孩子们都拥了上来,从他的手里分得了一只气球,我不是小孩子呢,不可以拥有的,只会怔怔地看着,怎么看着他就象天父派来的人,把快乐一一地分发,可惜,这种快乐,他只分给小孩子。

       家人受不了我对气球谗谗的样子,叫了他过来——“这个也是小孩子,长不大的,看来没气球是不肯吃饭了。”天父的信使看了我一眼,触到了我认真的神情,笑了。把气球从他手里递到了我的手中。

       欢天喜地地把气球牵在手中,一边吃饭一边不忘看看气球,怕这它会悄悄地溜走。偏在喝汤时,手一松,“快乐”就跑到了天花板上了。哭哭地看了家人一眼,他们也受不了我哀怨的眼神了,又把服务员招了过来。餐厅里,赫然竖起了高台,他爬上了一张又一张的桌子,把“快乐”重新带回了我的手中。我乐呵呵地把系着气球的线小心翼翼地捆在小手指上,乖乖地又坐下来喝汤。

       饭后,站在耀眼的白花花的马路上等车子过来,却感到手一轻,急急忙忙地回头看,线还在,只是线的那端,气球它自己挣脱了束缚,不慌不忙地往天上飘走了。

       迎着眩目的日光,我看着它逐渐消失的身影,在轻轻地说“我要把快乐带给另一个人啦,你不要哭的,只要你有小孩子纯净的心,快乐永远就在你心底,而我,仅仅是一个象征而已 呀......”

       把那根线放进了果皮箱,我坐入了车里。在我临离开这城市的一刻,我放飞了曾经把握的快乐,而始终,还是没能把它带回居住的广州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