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来  as

从前的药


 
        老是胃痛,父亲就不知从哪里给我弄来了一盒药丸。兴许是广州已少有售卖的缘故,拿到手时,竟禁不住地欢喜异常。
        药丸是用泛黄的蜡封起来的,一端还有一个红印,淡淡的也看不清是什么字。轻轻地用手按一下,这旧黄色的蜡便塌了下去,掰开便是一颗黑漆漆的药丸躺在里面。它就这样和蜡制的外衣相亲相爱,和和气气的依附着。或许是久被蜡封的缘故,蒲见生人的它怯怯的,也不晓得要讨人欢 心。由于多在凌晨痛醒,无力开灯,便借着窗外透入的昏暗微光,拿起放入嘴里细细地嚼着。它辛辣却又甘苦,中药特有的怀旧色彩似乎全集于此。
        感觉象是忽然被带回了从前——某家被冷落的女子,在某个清晨痛醒,没有叫也没有哭,手抖着拿着药丸,尽力掰开,连带苦涩,落寞一并吞下。倒是那窗外的乌鸦不忍看到这一幕,“哗”的一声,飞走了 .......
        一颗用传统古老方法制成的药丸能带来如此的幻想,倒真是好玩。也记得另有一种药亦是如此包装。但它是圆圆的硬壳外再涂一层蜡,与此相比,自是少了一种风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