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来  as

老房子


 

      报纸上洋洋洒洒的几万字,标题是惠州老屋的百年传奇。内容却是人的沧桑。只有一两张照片,看到雕梁画栋,看到强烈地方风格的旧得微黑的外墙,但也仅此而已,再没多一幅的配图。
      那是惠州最大的老屋,百年在它身上停留,但留不住它的子孙——人终究向往繁华的世界,要弃它而去。心里真的很怕,怕这间老房子会被拆除。
      经历了战火,人为的浩劫的屋子,最终还是逃不出主人对它的嫌弃,因为它那百年的悲哀,看到的是它的渐老和所谓的不合时宜,然却被俗气的高楼蒙蔽了最初的眼睛。其实它的古朴,它的恬静为何就没有人会欣赏呢?换了一种房子也就换了一种心情,现代的人竟是再也不肯安于老屋的沉默的。他们要大理石要墙纸要柚木地板要吊顶要防盗网要象监狱一样地把自己围起,他们要盲目地跟风于外国,却偏偏不要那份人屋一体的长相斯守。
      多想静静地坐于屋中,任由曾经的富贵和沉沦沉沉地凝 聚其中,任由那久久不肯离去的亡魂低低地诉说,任由老屋的百年悲哀无言的包围着你,那份无法诠释的疼痛和满足,最美的人生怕也只不过是这样子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