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来  as

1996年的小孩

  1996年, 有两个小孩。

  那一年的小孩,分成两片,一片穿白色尖领恤衫, 蓝布长裤. 一片穿白色圆 领恤衫,蓝布裙子。

  有两个各属两片的小孩, 在上课的路上相遇. 阳光下洁白的牙齿,一脸的纯真。

  他们开始背着大人们快乐地相守.  
  他们共坐一辆自行车,历遍小街.
  他们合吃一个冰激凌, 想象天长地久的故事。
  他们背诵诗经里的乃敢与君绝, 咯咯笑出声音。
  他们吵架,哭着鼻子,又和好如初.
  他们贫穷,所以拍不花钱的拖。
  他们念书,课堂里偷偷张望对方,心里甜甜.
  他们患得患失,怕另一个他/她会远己而去。
  他们是1996年的小孩,手牵手地站在爱情的门边。

  1996年的小孩,进入2000年代,平静地分离.

  他们有了各自的他/她, 开始大人式的恋爱。
  他们都有了点钱, 辗转于电影,餐厅或者旅行。
  他们都快乐,甜腻得一如每对相爱的男女。
  她或他的她都害怕阳光的摧毁,总是躲在阴暗处行走。
  他们都忘记了阳光下的笑脸,和露出的白白细细的牙齿。
  他们也曾想起1996年,也记得那年孩子式的恋爱,他们都记得相处的轮廓,但忘记当中的纯真。
  他们看看现在自己的另一半,叹息生命的无常, 又满意于目前的拥有。
  他们都不愿意再做1996年的小孩,没有可花的钱, 除了牵手没有更进一步的接近,还有那一天到晚的傻笑,他们不愿意。
  他们想那是一个过程,他们庆幸各自都已经走过。

  那首歌反复吟颂着回不去从前,我们都回不去从前......

  1996年的小孩,终于被遗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