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来  as

甜美生活

  

 
        当我把那三平方米的小铺子抄得翻天时,他们两个只是好脾气地看着。  

      架子上凌乱地散着一大堆的香熏瓶子,而我正忙乱地把一瓶瓶的盖子打开,吸气,又扔下。  

  终于有人忍不住要发音:你这样直接闻是不对的,要把盖子在空气中挥舞,然后闻飘过来的气息。  

  就是不理。不行呀,我嗅觉系统不好,一定要直接闻。  

       心里暗笑,他说的方法谁不会呢?在中学时代的化学课里已经被老师提着耳朵三番五次的强化,不想在今天再次重温。  

  他们两个一时无话。  

  很奇怪的,也是在打开了第十四个小瓶子时才发现这个香熏铺子的主人竟然是两个很YOUNG的大男孩。  

  香熏和男人?似乎扯不上关系。  

        一个大一点的斯文有礼,毫不厌烦地在旁边充当白费力的讲解员。年轻的那个穿得前卫些,做在小桌子边,一边收钱一边到处张望。脸上一副与香熏格格不入的表情。  

  这是雪莲,这是金盏,青草,百合,兰花草......  

  我恍惚的听着,继续自己的拧开吸气运动,然后把打开的第三十二个瓶子一扔:恩?刚才你第一次给我闻的味道是什么呀?  

  刹时三人陷入苦苦的回忆中。是,是熏衣草吧。  

  闻了一下,不对不对。  

  是雪莲。那个看起来大一点的男孩发话了,一本正经。  

  我看了一眼乱糟糟的铺子,不好意思起来。那么就雪莲吧,顺便这个小炉子也要,手中握了一个最简单的瓷炉子。  

  当下的五个晚上,燃了红红的泪烛,看香气渺渺地溢了一室的华丽,我捧着书躺在床阅读。如此芬芳的空气,相信梦境也是甜美的吧。:)

        或者这就是女人。轻易地爱上一个莫名的细节。死心塌地。---水柔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