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来  as
只有我自己

只有我自己

(一) 好吧,我说。都夜深了,你怎么还在?默默看着熟悉的名字,用我过客的身份。 我本来就是过客,怎么无意又无意地来了这里,写了 一通的字,认识了一通叫做朋友的人?这是真...

四月故宫

四月故宫

朋友们呼啦啦地一下子散开了。我盯着云,无从决定。云是去过钟表馆的,要她陪我再去一次实在是霸道且没理由。而其他同行的同学却是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嚷嚷着要去看那个因《...

三遇老鼠

三遇老鼠

由于从小居住环境的原因,我甚少与老鼠正面打过交道.有的,也多是从女孩子口中带着惊恐语调所描绘出来的普通形象,不就是一只老鼠么? 第一次感受到老鼠的恐怖是在女友的房间...

荒凉九月

荒凉九月

有一句话,在我心中藏了一个世纪,从未告诉你 许茹云《我依然爱你》 当看着爱情在你的手里被残忍地捏碎时,我突然恍悟这就叫结束。 荒凉的九月是无法逾越的鸿沟,那散落一地的...

曾为泪,曾为水

曾为泪,曾为水

泪和水本来是不分的。 为了他是执拗的高山,她淌成了流水,要成就传说中的紧紧相依永不分离。为了他突然而制的兴致,她翻腾成海水,在每个晨曦黄昏轻拍礁石,偷望着沙粒上听海...

八月十六

八月十六

因为月圆了就会缺,这些天我正热烈地期待它的残缺。昨晚的月亮圆润得滑稽,一个的声音在心底小心地说,我更痛快于仰望瘦小的月牙来怀念十五的丰满。 的确,十五的月象个少妇,...